美国侵犯人权五宗罪之二:种族主义顽疾缠身

2014年11月28日,警察在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警察局前逮捕示威者。当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jshy.com/,布伦特福德约100多名示威者阻断了弗格森警察局前的交通,抗议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县大陪审团决定不起诉枪杀非洲裔青年迈克尔·布朗的白人警察达伦·威尔逊。 新华社发(吉姆·冯德鲁什卡 摄)

新华社北京4月12日电(国际观察)美国侵犯人权五宗罪之二:种族主义顽疾缠身

在美国,种族主义是全面、持续和系统性的。曾经的黑奴贩卖史是抹不去的历史污点,而当今美国社会在就业、教育、卫生等各领域针对有色人种显性或隐形的歧视依然如故。美国警察针对少数族裔的暴力执法触目惊心,新冠疫情中以亚裔群体为目标的仇恨犯罪激增更让人心痛。有评论认为,美国现有的法律体系已无法解决种族不公与歧视,美国必须直面这一贻害深远的社会顽疾。

2020年6月8日,一名示威者在美国华盛顿白宫附近高举“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标语。 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1619年,第一批有记录的非洲黑人被运抵英国殖民者在北美的首个定居点詹姆斯敦,开启了黑人在“新大陆”惨遭奴役的血泪史。不少美国开国者就是奴隶主,美国最早的宪法也默许黑奴的存在。有数据显示,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殖民者在约400年的黑奴贸易中,将1200万人从非洲运到美洲为奴,另有1000万人在运输中死亡。1865年,美国内战结束后,国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废除奴隶制,但此后近一个世纪,美国南部多州依旧对黑人实行种族隔离政策。

与此同时,其他少数族裔也未能免于遭遇悲惨与不公。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排华法案》,二战期间关押日裔美国人的“拘留营”,“9·11”事件后针对阿拉伯裔美国人和穆斯林群体的攻击……桩桩件件都充满苦难与伤痛。

美国当下虽然在法律上确定了黑人的“平等”权利,但实际上在教育、就业等重要领域的资源分配不平等依旧显著。

有数据显示,美国每年高中毕业生中非洲裔约占15%,而普林斯顿大学、康奈尔大学等常春藤名校新生中非洲裔占比仅为8%。仅三分之一的非洲裔在进入大学后能顺利毕业,比例是白人的一半。和白人同学相比,非洲裔学生背负更多学费贷款,经济状况也更差,这成为他们辍学的主因。

有色人种也是职场中隐形种族歧视的受害者。《洛杉矶时报》网站去年7月登载的一篇报道说,脸书公司被控在雇用、补偿和晋升方面存在对非洲裔的系统性歧视。数据显示,2019年在美国担任该公司技术职务的员工中只有1.5%是非洲裔,高级领导层中只有3.1%是非洲裔。过去5年,该公司的雇员增长了400%,但上述比例却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2020年6月9日,人们在美国纽约街头参加抗议警察暴力执法导致乔治·弗洛伊德死亡的示威活动。明尼苏达州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2020年5月遭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后窒息死亡,引发全美大规模抗议。 新华社发(郭克摄)

近年来,警察暴力执法导致非洲裔死亡案件频发。2014年,密苏里州弗格森市非洲裔青年布朗在没有携带武器的情况下遭警察枪杀;2018年,非洲裔男子布拉德福德在亚拉巴马州见义勇为却被警方视作凶手打死;2020年5月,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当街残忍“跪杀”,在全美多地引发大规模抗议示威。

弗洛伊德那句“我无法呼吸”的呻吟,道出遭受不公正待遇的美国非洲裔的心声。有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警察共枪杀1127人。非洲裔虽只占美国总人口的13%,却占被警察枪杀人数的28%,概率是白人的3倍。

绝大多数涉嫌暴力执法的警察是白人。有统计指出,2013年至2020年,约98%的涉案警察未被指控犯罪,被定罪的警察更是少之又少。社交媒体上不少人抨击美国根深蒂固的“白人特权”现象,称美国“有两套司法系统”。

2021年4月4日,反对亚裔仇恨的游行队伍走过美国纽约的布鲁克林大桥。2020年以来,由于少数美国政客借疫情污名化亚裔,致使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和仇恨犯罪不断升级。 新华社记者 王迎 摄

《华盛顿邮报》近期援引3名经济学家发布的报告指出,在过去大半个世纪里,美国非洲裔与白人家庭收入差距巨大且丝毫没有缩小迹象。报告说,2016年,11.5个非洲裔家庭的资产总值加起来才勉强与一个普通白人家庭持平,而一个拥有高中学历的白人所获得的家庭财富几乎是普通非洲裔家庭的10倍。

新冠疫情进一步凸显美国种族不平等恶果。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新冠患者中,非洲裔、拉美裔和原住民的病亡率是白人的将近3倍。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自疫情暴发后,美国非洲裔成年人失业率远高于白人。

《今日美国报》评论说,有色人种死于疫情的人数远远多于白人,可归因于不平等的教育与经济体系导致有色人种工种受限,住房歧视导致有色人种居住密集,以及以牺牲穷人为代价的环境政策等。

严重的种族歧视导致美国仇恨犯罪数量居高不下。美国联邦调查局报告显示,在2019年执法部门报告的8302起单一偏见引起的仇恨犯罪案件中,57.6%涉及种族族裔身份,其中高达48.4%针对非洲裔,15.8%针对白人,14.1%针对拉美裔,4.3%针对亚裔。

去年以来,由于少数美国政客借疫情污名化亚裔,致使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和仇恨犯罪不断升级。美国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在美国16个主要城市中,2020年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比2019年上升149%。就在今年3月16日,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地区发生3起枪击案,造成8人死亡,其中就包括6名亚裔女性,引发全美各地对疫情中不断加剧的针对亚裔暴力和歧视的强烈抗议。

自诩“人权楷模”的美国孜孜不倦炮制针对别国的人权谎言,对本国的人权劣迹却选择性无视。

数十年来,美国打着“民主”“人权”旗号,不断在全球各地发动战争、输出动乱、干涉内政,其“唯我独尊、宁负天下”的霸权主义政策在许多国家制造了无数人间悲剧。

美国拜登政府就任后多次表态要将人权至于其外交政策的中心位置。不少国际政治分析人士对此的解读是,美国的“自由干涉主义”外交又回来了。